首页   >  会员风采   >  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
张民辉
详情:

 

     张民辉,  1953年出生,广东新会人,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轻工行业劳动模范,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联谊会副会长、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广州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副会长,广州市荔湾区花城博雅工艺厂总经理兼艺术总监。1972年师从李定荣从艺至今,擅长牙雕、骨雕技艺。作品包括人物、动物、山水、花鸟、楼台、宫灯、龙船、牙球等各类形式和题材。并且在运用象牙雕刻技艺与多种材料载体(如牛骨、河马牙、猛犸象牙、贵金属等)相结合的创新中,亦取得丰硕的成果。期间通过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和华南文艺业余大学深造,创作了一大批造型新颖、意境深刻的新作品,在国家及省市评比中,共获得金奖二十二项。作品深受海内外客商欢迎。

   

大新厂新来的学徒工

 1972年盛夏,当年广州市重点企业之一广州大新象牙工艺厂,迎来了一批应届高中毕业的学徒工,19岁的张民辉就在其中。

上班伊始,学徒工们到工厂产品陈列室参观。面对一件件巧夺天工、精美绝伦的牙雕作品,众人赞叹不已。唯独张民辉越看越觉得心口怦怦跳,他暗暗自问:天啊,这些牙雕样品如此精美,如此神奇,,制作起来有多难呀,自己能行吗?

接下来是学徒工培训,从牙雕技艺的基础步骤学起。正式凭着这份与众不同的忧患意识,张民辉很快脱颖而出。他的灵气,他的善于思考,他的踏实肯干,被大新厂的党总支书记邓劳生一一看在眼里。邓书记一语定音:“张民辉,你去‘人物组’报到,当李定荣师傅的徒弟。”

这一决定使张民辉学艺的起点很高。因为,在大新象牙厂出品的牙雕作品中,人物雕刻占了最大部分,雕刻人物需要配以山水、花卉、亭台楼阁等各类造型,所以人物组是全厂技艺要求最全面的关键岗位。李定荣是广州牙雕行业的一位老行尊,精通技艺,擅长人物雕刻。可是,广州牙雕传统的强项毕竟是以设计繁缛、精雕细刻见长的牙球、牙船,人物雕刻固然也有“广派”特点,但相对于“京作人物”却显得较为薄弱。为了攻克难关,邓劳生书记对这群新入行的学徒工下了一道命令:“你们不但要跟自己的师傅学,也要向其他的师傅学,才能全面提高技术!”

出身军旅,从部队专业到大新厂的邓劳生,全然不顾以往牙雕行业徒弟只能跟一位师傅学艺的老规矩。此绿灯一开,就是在千年以来牙雕行业固有的裙带关系和小生产意识十分浓厚的氛围里,突破了传统以家族相传、师徒相授的纵向传承模式,开启了博采众长、能者为师的横向传承。

精灵过人而又谦虚好学的张民辉,如鱼得水,不但得到李定荣师傅的悉心传艺,还利用一切机会,向其他老艺人请教。板面、人物、牙球、牙船、山水、花卉、鸟兽……他越来越觉得艺高如山,艺深似海,每天上班刚刚动手干活儿,正学到兴头上,下班铃声就响了,时间实在不够用。怎么办?书山有路穷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张民辉串联了一班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把下班时间自定在晚上十点——工厂最后锁上大门的时候。每天厂里下班铃声一响,张民辉和一班学徒工匆匆在食堂里吃了饭,便回到车间,用石膏练习雕塑,在白纸上画素描,摸索着自学美术基础知识。请别以为这只是张民辉一时的热情,渐渐的,留下来自学的同伴一个一个减少了;再后来,学习同伴换了一拨又一拨;三年学徒期满后,张民辉当上了师傅,又领着他的徒弟加入到自学行列。这项每天下班后加学三、四个小时的自学活动,只有发起人张民辉始终如一,风雨无阻地坚持了十年。

1975年,广州市工艺美术公司开办“7.21”工人大学,由美术院校科班毕业的专家、学者授课,对全公司各个艺术门类的青年骨干进行美术基础教育培训。张民辉被第一批选送参加半脱产学习。通过一堂堂美术理论基础课,一次次动手基础训练,张民辉觉得自己的图稿绘画能力、雕塑造型能力有如醍醐灌顶,猛然顿悟。他的审美意识开始从工匠的技艺层面,朝着艺术与文化的层面悄悄升华。

    1979年,大新象牙厂的翁荣标师傅申报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需要拿出一件精品力作赴京展览并参评。厂里专门成立了一个由顶尖高手组成的设计组,张民辉是其中最年轻的成员。翁荣标的祖父正是1915年在旧金山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以镂空通雕25层象牙球而荣获金奖的翁昭,翁家祖传的拿手绝活是“翁氏象牙球”。这次,翁荣标精心制作了一个精美异常的45层象牙球,牙球柱造型则由设计组集体讨论创作。讨论中,李白的诗句“举杯邀明月”蓦然涌上张民辉脑海,他朗声道:“以月亮代表牙球,一个“邀”字,用象牙柱来表现,独特的韵味就出来了,诗意盎然,有一种很美的文化内涵。”这一创意得到设计组的一致赞同。结果,这座既体现了“翁氏象牙球”神韵,又凝结着集体智慧的大型牙雕送到北京参展后,获得全国“艺代会”优秀工艺美术品一等奖。

 

自强不息的成才之路  

1984年,幸运之神降临到张民辉头山:他被选送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习进修一年。大新象牙厂自1958年至今整整半个多世纪,一共选送过三位技术骨干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习,这是“文革”结束后唯一的一次机会。

在中国工艺美术界的最高学府里,一流的师资,一流的教学条件,一流的实证实物,一流的图书馆藏,张民辉目不暇接,如入艺术大观园。学习还是从基础训练开始,但层次与境界却完全不一样了。小小课堂,折射文明古国上下五千年民间工艺美术的起源、历史沿革、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的万千世界,浩瀚时空……张民辉求学若渴,格外珍惜。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学术氛围浓郁,学术讲座很多。从传统绘画、雕塑、艺术理论,到外籍教授讲授的世界各地民间工艺,以及西方绘画中印象派、野兽派、超级写实派、后现代派等等不同流派,包罗万象。参加各种讲座成了张民辉给自己增加的必修课,中西文化的碰撞、交融,令他的眼界进一步打开。每天晚上,张民辉早早来到藏书百万的图书馆,翻开一本本美学概论、艺术概论、中国工艺美术史、西方美术史等理论典籍,阅读至闭馆还意犹未尽。节假日里,他凭着别在胸前的校徽,免费进入故宫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一呆就是一整天,在那些人面含鱼的彩陶盆、古色斑斓的青铜器、秀骨清像的北朝雕塑、笔走龙蛇的晋唐书法、意境深邃的宋元山水画、还有历朝历代巧夺天工的工艺美术瑰宝前,一赞三叹,流连不已。他努力沿着中国工艺美术渊源的源流,用心灵去感触文明古国历史文化的积淀与传承,艺术理论素养有了新的飞跃,对艺术规律的总体有了质的提高。

一年的进修学习倏然而过,然而,张民辉没有想到,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成归来,他一下便从神圣的艺术殿堂,骤返市场经济大潮的开放前沿,顿时面临两难抉择。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国门一打开,工艺精湛、物美价廉的广州牙雕立即吸引了欧美各国客商的关注,争先订购牙球、摆件等象牙工艺品。加之当年中国援建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的铁路,这些国家作为回报,把大量象牙源源运到中国,第一站聚散地就是广州。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和象牙原材料的源源供应,广州一批私营企业悄然崛起,专门从事象牙工艺品出口贸易,而最简单快捷的办法,就是大量发外加工,聘请大新象牙厂的技工业余“炒更”。张民辉作为象牙行业新一代技术最顶尖的高手,又刚从最高学府学成归来,自然成为众多港商及广州私营企业争取的重点,频频邀他以各种方式合作,赚钱全然不在话下。

此时,张民辉做出的选择,令许多人感到不可理喻:他报考了华南文艺业余大学工艺美术系工艺美术专业,学制三年,再一次从工艺美术的基础学起。

其实,张民辉已经获得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颁发的大专文凭。但是,随着知识视野的不断开阔,他越来越有一种迫切感,意识到打好全面而系统的工艺美术基础时不我待。虽然经过长期的刻苦自学,经过几度专业学习和进修,张民辉仍觉得自己以往的学习毕竟不够系统,涉猎的科目体系不够完备,他只想抓紧时间,一鼓作气,从根本上补好这一课。于是,在充满诱惑力的赚钱机会与继续打好知识基础的抉择中,他毅然选择了后者。

张民辉又开始了异常紧张的业余学习。此时,他已成为大新象牙厂的核心技术骨干,工作十分繁忙。加之他刚结婚不久,襁褓中的女儿体弱多病,不时要在半夜送医院急诊。这对坚持业余学习的人来说,是对意志力的极大考验。每天下班以后,逢星期一、三、五晚上和星期日一整天,张民辉都从沙河天平架蹬十多公里自行车赶到市区上课,逢星期二、四、六则在家里看书做作业至夜深,三年如一日,从不间断。

天道酬勤,厚德载物。从1972年踏进大新象牙厂学艺,到1989年攻读玩华南文艺业余大学工艺美术系工艺美术专业的全部课程,张民辉用了整整17年时间夯实基础知识,积淀文化底蕴。他走的是一条艰辛的学艺之路,却又是一位真正的工艺美术大师自强不息的成才之路。

 




上一篇: 梅文鼎
下一篇:黎铿
主办:江门市工艺美术协会 地址: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钓台路60号二轻大厦7楼
电话:0750-3276650 传真:0750-3276653 粤ICP备15038255号